游天堂寨日记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12-28 03:24:42 | 浏览:1230次 | 来源: | 作者:李桦 ]

国庆时节,休憩七日,居屋甚逸,余心闷然,不知所措,家父称,游天堂寨也。吾闻之,遂携父母,三人同行,驱车而东。

穿市区,过举水,上高速。车疾驰如飞,过二十里,得群山,连绵起伏,险峻不绝,其高一千仞,广六百余里,纵横鄂豫皖三省界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山名曰“大别山”也,忆往昔刘邓大军,不畏艰难险阻,千里跃进大别山,成华中解放之壮举,当即闻名于天下也。

六刻(1.5个小时),行二百里,出楚入皖,至金寨界矣。右拐,下高速,缘山脉而西,绕盘山公路,东南行七十余里,至终极之地,天堂寨者矣。至此,已入午时,一路舟车劳顿,吾等腹饥,就食于一饭肆,以作休憩。

饭毕饱腹,离肆,驱车前行三里,至景区,游人甚多矣,往来如织,摩肩接踵。是日阴雨霏霏,衣履沾湿,而不减游人兴致,是以谓之大观也。既入,忽见崇山峻岭,近在眼前;茂林修竹,遍布四面;清流急湍,映带左右。前行数百步,下见小潭,水流潺潺,清冽见底。潭中有鱼,玲珑小巧,摇头摆尾,游无所依。潭上有一木桥,横跨两岸,水流至此,细小成涓,石底嶙峋。

过桥半里,至一绝壁,其高三十五仞,壁面挂有水流,迅猛湍急,由山间倾泻而下,形成飞瀑,如皎皎银河,落于九天。此瀑声势洪亮,如轰雷入地,不绝于耳。山顶之上,青松层叠,覆盖其间,苍翠幽幽,洗尽眼目。山脚之下有一大潭,潭中有一巨石,紧贴崖壁,横卧于此。其石身浸湿,然石壁平履如砥,可谓水滴则石穿矣。飞瀑奔腾而下,跌落岩面,溅出水珠,飞洒四处。水珠晶莹剔透,无暇如玉,故谓之泻玉瀑也。

离泻玉瀑,缘潭行二百米,至一石阶,路虽陡峭,而石级既整,不似华山悬空飞度也。复行几十步,雨恰停,大喜,趁势而上。阶面虽湿漉,而苔痕皆绿,青翠欲滴;林霏虽未开,而气清和畅,沁人心脾。石阶两侧,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其旁秋笋,俯拾皆是,嘴尖皮厚,形似饱腹之人,极生趣也。

逾其岭,至一山腰,坐缆车沿索道上升。透窗而望,山间诸胜,一览无余,左侧山腰有一峡口,嶙峋怪石,重叠其间,修竹古藤,笼罩其上,惬意安然,甚有雅致。右山景象,则为漫山红叶,层林浸染,覆地广袤,清晰可见。成片霜林,红叶群簇,随风摇曳即动,犹如烈火,四面燎原,烧噬全山,蔚为壮观。

一刻,缆车行止一山腰,遂下而往前,逾台阶二百余步,至天堂寨之绝顶,顶上有一古亭,亭虽不大,而幽静清雅,亭柱扶栏,有古藤缠绕其间,更觉幽雅出尘也。亭外有古松一株,枝耸叶茂,掩映成荫,独秀于顶峰,为此中之一绝也。

倚松而立,时风色甚厉,浓雾未收,忽觉其冷。吾举目四望,天色萦青缭白,烟云密布,遮天蔽日,难辨天地。透雾俯瞰,山下峰石回攒,松竹掩映,清泉几泓,穿绕其间。观斯景也,则奏《高山流水》一曲,谷幽境绝,琴景交融,感山水之色,叹知音难觅。远处山脚,有古村落星罗,山村屋舍,呈白墙青瓦,灰砖木门,古朴雅静。屋舍之上,忽见炊烟缭缭,更添生趣。

天堂寨者,何其名也?此地美景甚多,景复殊异,游玩其中,心旷神怡,如置天堂,乐似神仙,故谓之“天堂寨”也。酉时将至,余恐归途已晚,遂别天堂寨,循原路先返,驱车离皖,西向返楚,仍不舍离去,故作此文以记之。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软萩粑里的暖暖回忆 [下一篇]蒹葭苍苍 梦中小寨在水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