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 梦中小寨在水一方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12-15 02:58:38 | 浏览:1182次 | 来源: | 作者:袁艳阳 ]

每当人们翻阅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样的诗句时,相信十有八九的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个影像飘渺、意境深远的画面。而我,对麻城乘马岗镇小寨的念想,一如多情的男子对在水一方女子的念想一般,那种念想将追随着水湄之上的一缕暗香,在轻风中不停地流转,飘荡。

对小寨有着一份剪不断的情愫,曾有五次已似好行程,而未能去小寨。

在我臆想里,那傍水而居,有着淡淡清欢在水一方的小寨,她不一定是丽质天成,但一定是明眸善睐;她不一定是软玉温香,但一定是回首莞尔;她不一定是冰肌玉骨,但一定是我见犹怜;她不一定是翩若惊鸿,但一定是云袖舞风;她不一定是风华绝代,但一定是遗世独立。

  在我的臆想里,在水一方的小寨她应是云水禅心,素然淡定,临水照花,来去如云。她应是如水般纯净,如水般灵动,如水般梦幻,像梦像雾像云,又像风。无论她移步于哪里,她的仰首低眉,她的一颦一笑,都会是一幅画,一阙诗,一首歌。无论她身在何方,她的裙裾随风轻摆,亦动亦静中,她都是闲看陌上花开,云舒云卷,静听潮来潮往,细水长流。

孟冬时节,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终于来到我梦中的小寨。

四季辗转,红尘流芳,在水一方的小寨她不一定能惊艳春秋,但她一定能温柔岁月,在云水中来去。她的心绪,她的情思,在晨曦和晚风中吟咏出花开簇簇,幻梦缤纷,她不奢望她的生命里有琼楼玉宇,她的爱一直放牧在云水之间。那称之为麻城最远的异地扶贫搬迁点,到天黑仍有老人们的歌声。当我们走近时,他们笑脸相迎、热茶递到我们手上,叫我们快坐下歇歇。当我拿起相机给他们拍照时,他们都整理一下衣服,乐开了花,还露出缺齿的牙。

  恋恋回眸,小寨她不喧哗,不张扬,无论是万亩油茶基地,还是菊花加工厂,他们以莲的姿态盛开在河岸旁。在四季的风铃声中,小寨以伊人摇曳着飘飘的衣袂,或轻歌,或曼舞,静静等待着她的风月之恋。在弱水三千的柔意缠绵中,她轻轻撩拨着飞扬的青丝,用烟雨中滋长的情怀隔离出美妙的时空,她会枕着春花秋月,夏雨冬雪入梦,在她幽居和途经的地方,总会留下一地深深浅浅的诗行。

  不管她站卧成如何的姿态,入眠或顾盼间,她浑身上下总有光影流泻,暗香浮动。她窗前的案几上,一定会有她从古词经卷中摘选的千千阙歌;她闺阁的珠帘内,一定会有她从黄昏地平线上捡拾的幽悠尘梦。滚滚红尘,来来去去的过客,不知谁能解她朝起暮落的花语?谁能懂她温柔如水的情怀?谁能赴她一梦千年的等待?

时光的渡口,有一群守望于小寨的兵哥哥,驻村扶贫军队将如风的步履停驻在她身边,修桥,铺路……用心聆听她指尖上的弦音,深深怜惜她蒹葭边的幽梦,与她举杯邀月,共舞情长,许她不离不弃,地老天荒,让她从此略去对夜空语,望山惆怅,看水迷惘,不让她小康成空幻,一阙相思成流离,一梦斑斓成飘零,一别贫困成陌路。

  有情的人,无论你来与不来,小寨总有一首未完的歌待你来和,她总有一个未央的梦待你来续。今生,她愿在风中与你两岸对望,她会默默等候一川烟雨,等你从烟雨中走来,拥她入怀,共她花开花落,共她一帘幽梦。她愿痴痴等待爱的莅临,等待与有情人在静好的岁月里一起虔诚皈依,她愿与心之所爱在云水低语中优雅老去。

蒹葭苍苍,梦中小寨在水一方。此生,那在水一方的小寨,已将一份执念烙刻在眉间心上,她的一份似水凝烟的闲愁早已在渺渺水波上千回百转,往返流连。

那依水而生,沿河而上的小寨,她离你那么近,又那么远。有情的人啊,在小寨最美丽的时刻,你是否会错过?你可愿为她涉水而去,溯流而上,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当今日有歌从云水边飘来,你心里是否会轻声默念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魅力小寨,君子好逑”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游天堂寨日记 [下一篇]情系惠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