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惠兰山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11-09 01:32:58 | 浏览:611次 | 来源: | 作者:袁艳阳 ]

飘飘逸逸的白云,将盐田河这片土地吻得发慌,漫山遍野的粗犷聚汇于起起伏伏的惠兰山。山风把柔情洒向田野,二十年前的惠兰山羊肠小道已不见,村村通的大道在眼前。一串串牛铃在山间响起,连接起那一个个关于惠兰山的传说,传说纵跳而出,挣脱大山束缚,优雅着飘出山门,在山外悠扬。而板栗种子以飘逸的舞姿飞进飞出,在山外抑或山里飘成一段段故事。山楂果的沉吟,清泉的叩响,杜鹃的火热情韵,无一不在展现大山的特有风韵。

惠兰山史重。惠兰山的命名者是明代推官何文宪。何文宪出生于惠兰山南麓山腰古村落大屋坳。据当地何氏家谱,何文宪,明朝任颍州推官,例封儒林郎。系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举人。当时何氏七世祖何文宪从河南颍州(阜阳)缇官退休以后,隐居在黑龙寺,正统12年(1447年),他主持修建了谋真山(蕙兰山)玉皇宫,两年以后(1449年),他又主持修建了谋真山(蕙兰山)南麓的三真观。他盘桓山水之间,相传家乡的“玉阁顶”一山盛产惠草和兰花,“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屈原《九歌》也久存蕙兰的盛誉,他遂主持更改山名为“蕙兰山”,后世渐渐默认惠兰山。

惠兰山山清。这里的山苍茫、纯朴、厚憨。没有一丝自卑,挺起倔强的胸膛,拥抱花草树木;没有点滴私欲,舒展宽广的翅膀,孕育明媚家园。

层层金黄的稻田,宛如少女的连衣裙,在微风中泛起迷人的漪涟;又像父亲额头的皱纹,把生活的凄苦,写进沧桑的脸。簇簇山花,在季节的轮回中竞相斗艳;又像顽皮的儿童,睁着好奇的眼睛,把陌生的世界窥探。

草尖上的露珠化作洁白的云彩,弯弯的小路两旁,升起层层水汽,湿润而又缥缈,身影迷幻。鹅卵石亮得刺眼,在太阳的炙晒下,光滑而又细腻,承载千斤重压,无悔无怨。烈日炎炎,挥汗扬帆。松软的土地在脚下翻滚,豆大的汗珠流淌在脸颊。老黄牛耷拉着脑袋,像蜗牛一样蠕动着,无可奈何地举步维艰。卸甲返途,吭歌凯旋。惠兰山激昂慷慨的旋律回荡在山谷中,余音绕梁,穿越千年。

惠兰山石奇。“叠叠三峰举,高高立惠兰,山中风雨洞,石上有棋盘。”当地都流传着这样的诗句。惠兰山与罗田大崎镇交界,海拔852米。山腰处“风雨神洞”是一处天然石洞。风洞只要人走近,贴耳静听,就能听到风声怒吼,相传此洞直通东海。而雨洞洞顶有一乳房大小的石乳,无论天气怎么干旱,都会日夜滴水。在大旱之年,这里曾救济过许多村庄的老百姓。更神奇的是,山顶的大石头上有深深的“脚印”与形象的“棋盘”。而用石头修建的玉皇宫,吸引着全国各地不少慕名而来的人。

丁酉秋天,伴着清风,依偎在二十年都没有来过的惠兰山之巅,看满山的青松绿柏,赏满山的花红草绿,惠兰山不言不语,承载万年风霜,一次次沧海桑田的变迁,一个个四季的轮回,多少次电闪雷击,多少次雨淹雪埋,惠兰山都以它不变的姿态,迎接风云的变幻,不惊讶,不躲藏,矗立在尘世间,让坚毅的信念从风风雨雨到完美的兑变,在日月中站成永恒的姿态,宣示着生命的力量,永不妥协。春的嫣然,夏的炎热,秋的丰盈,冬的荒凉,惠兰山都以它宽阔的胸怀容纳。不以春喜,不为冬悲,用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接受季节的馈赠,感受生命的无常,享受明媚的阳光。

情系惠兰山,用笑脸迎接未来,让千回百转的人生,在高山流水中学会淡然,在清风流云中学会从容,寄情于山水间,活出一种洒脱,一种超然。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蒹葭苍苍 梦中小寨在水一方 [下一篇]嘉言懿行山高水长 融铸正直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