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永久”自行车清脆的铃声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7-27 04:26:56 | 浏览:967次 | 来源: | 作者:程远鹏 ]

“咛……咛咛”二八自行车清脆的铃声,我总是坐在二八自行车的横杠上,父亲说这是头等舱,我兴高采烈喊着抗日剧里向前冲的口号。母亲抱着弟弟坐在后面,担心父亲坡骑不上去,几次要下来推父亲一把。父亲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骑着“永久”牌的二八自行车从鼓楼洞带着我们一家四口朝着火车站一路飞驰。

父亲曾是一名广播电台的记者,他用跟他差不多高的二八自行车几乎跑遍了麻城所有乡镇,如今的我无法想象在高速直达开汽车都要一两个小时的乡镇,曾经的广电人该是要用怎样的意志和恒心,才能完成一个如今看似简单的采访任务呢。

有人说我父亲程胜利是麻城的一支笔,父亲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广电局一名普通的记者而已。”父亲的工作日记里有句话写道:我是农民的儿子,感恩党培养和给予我的一切。如今,我亦是名党员干部,依旧是农民的儿子,不同的是锄头换成了笔杆子,在任何时候我将始终勤奋耕耘在我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因为我是勤劳农民的儿子。父亲的勤劳耕耘换回了他人生里丰硕的果实,连续多年湖北省优秀通讯员,连续多年黄冈市最佳通讯员、麻城市模范通讯员。而勤劳朴实的父亲依旧骑着他谦虚谨慎的二八自行车,把一摞的荣誉证书放在身后的车座上继续骑行着勤劳耕耘的梦想。

父亲很谦虚,从广电局调到市委宣传部后任副部长时,依旧拿着相机到处抓拍,依旧坚持自己动笔,活跃在新闻媒体一线。父亲很爱惜他的二八自行车,每周固定的上油,每天上班前检查胎气,下雨天都会把雨衣给它挂上,自己跑步去单位大楼。十多年来,父亲就是用这辆二八自行车载着我们实现每一个梦想,十多年来,在我遇到困难,在我跌倒、在我有成绩的时候耳边总能响起“咛……咛咛”,二八自行车清脆的铃声。

父亲的 二八“永久”自行车已在三楼的杂物房里停放了许久,满是灰尘。我疼惜的将它推了出来,细细的擦着每一处灰尘。上着齿轮油,调着刹车,更换着车胎。焕然一新的二八自行车在院子里引来了父亲,他走过来轻轻的抚摸着车把,满是银发的父亲,像是重见了昔日的战友,深情长久的注视着这个载梦的自行车。当年,瘦弱的父亲靠的是什么让这个满载负担的二八自行车在崎岖坎坷的道路上飞驰的!?父亲说,做人也要像这辆二八自行车一样,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不能够 [下一篇]栗乡紫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