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凋谢的那朵绿花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7-13 04:31:38 | 浏览:548次 | 来源: | 作者:程远鹏 ]

傍晚,漫步于鼓楼凉亭社区。河畔,花香,鸟鸣,青草翠绿,堤下休息平台身着白色丝绸的武者行云流水释然着太极的刚柔并济,好一幅太平盛世。片刻,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参军光荣,好男儿志在军营·······我仔细的把读着中国移动发来的这条公益广告,不由自主的跟着公益广告背景音乐《军中绿花》哼起了很久没有唱过的军歌。

16年前,我在理工学校宿舍里打好自己的背包,穿好那身还没有授衔的军装,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敬个军礼,在同学们的羡慕下我跑步入列操场中等待上车的队伍里。我是带着年少的懦弱和无知,踏上北去的列车。到部队后,新兵军训的严肃活泼让人很快的忘掉了乡愁,那时感觉没有谁比战友更亲的了。短短的三个月胜似三年的人生历练,磨掉了那不该有的自私,脱去了那公子哥的傲慢,守得住责任,懂得了奉献。在部队,虽然流过痛的泪,但笑过最淳的美。没参军前,我从来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能有多想念自己的父母,没参军前,我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我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梦想,更不懂得责任和感恩。

两年的义务兵服役让我成功的历练成一名合格的军人,经过组织的严格考核筛选我又顺利转签一级士官。记得,改签士官后第一次回家探亲,同一趟的列车,两年前带走的是稚嫩的少年。两年后一身威武戎装,肩上的银白色的士官军衔在晨光下耀眼闪烁。当看到两年多没有见面的父亲时,我人生中第一次给我已有白发的父亲敬了个军礼!这是我两年多的思念,也是我二十年来的感恩。在还没有到站时的列车上我在内心里已经操练了无数次的这个军礼还是颤抖了,久久没有放下。父亲走上前去,仰头看着比昔日高大了很多的我,满意的把我搂进怀里,我,也感受到了他的颤抖。这个拥抱他也等了两年多,也许也在他的心里操练了许久。

回到家里,还没有进屋,我的母亲已经从厨房跑步出来,我发现了她湿润的眼角。两年的没见,好像苍老了好多,明显的皱纹和掩饰不住的银发。母亲的流露让我内心强烈的压抑彻底崩溃,我忘记了自己设定高大上的敬礼情节,忘记了身旁的一切。只知道抱紧着瘦弱的她,内心无数遍的呐喊着妈妈,我好想您

在部队,我与战友们并肩走在首都的天安门广场上,闪耀的八一帽徽总是引来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群众合影,我们始终按照要求不卑不亢坚守岗位职责,用刚毅的眼神赢着更多的尊敬。在平日生活里优越的军营生活和充实的学习环境,让我们中国军人不断与时俱进,茁壮成长。总有那份荣耀,能让个人记忆犹新。也有种历练来的习惯,总是敢于担当。

5年后,我光荣退伍。依旧爱剃着八一平头,迈着121 的步伐,甩着行军队列的手臂勤劳耕耘着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坎坷的行进道路上,没有能阻止我的障碍。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退伍的誓词,依然记得那首军歌······退伍不褪色是我们的承诺,无论在哪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都会释放夺目的光彩。

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 永不凋谢的那朵绿花!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遇见·愚见 [下一篇]请不要错过属于自己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