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九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2-24 10:47:06 | 浏览:426次 | 来源: | 作者:吴挺 ]

“赵主任,你一定要帮一帮我家,帮我家想个办法。”等玉莲回过神来,见只有村里的赵主任在家里,玉莲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央求道,几乎都快哭了。

“上回在你家门口撒泼,是我不对,只要你能帮个忙,给我家伍伢指条路,只要伍伢不坐牢,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玉莲情真意切,已经跪在了赵主任面前。

赵主任叹了口气,说:“伍伢撞了人,还跑了,刘所长来调查,你和他吵起来了,你说,还叫我怎么帮呢?”

玉莲说:“那也是一时急糊涂了,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伍伢不坐牢,让拿多少钱都行。”

赵主任说:“当前,最好是劝伍伢回来自首,还能落个轻判,听说那个骑摩托车的还在抢救,要是死了,伍伢罪过就更大了;这样,你明天再去派出所一趟,一来给刘所长道个歉,二来探听一下对方的情况,看对方伤的怎么样,是不是愿意私了?也让刘所长在中间搭个线。”

第二天一早,玉莲就早早来到派出所。有民警认出了玉莲,就问:“来所里干什么,是不是有伍伢的消息了。”

玉莲说:“不是,我想找一下刘所长。”

那民警说:“刘所长一早出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果是伍伢有消息了,你给我们说也行。”

玉莲说:“不行,我就要等刘所长。”

一上午,玉莲就坐在派出所的户籍大厅里,也不办业务,也不走动说话,就愣愣的坐着。

快中午时,刘所长来到户籍大厅:“嗯!你来了,联系上伍伢了?”

“没有,所长,我是来道歉的。”玉莲怯怯的说。

刘所长笑了:“没什么,要是连这点气都受不了,我这个所长趁早不用干了。没事的,赶紧联系伍伢,叫他回来投案。”

“所长,我想问一下,那个被撞的骑摩托车的人怎么样了?能不能够联系上他?”玉莲问。

“嗯,刚才听医院来的消息,那个人抢救过来了,不过就是脊椎错位严重,可能瘫了,估计下半辈子就只能坐轮椅了。”刘所长介绍说。

玉莲听了,恍若梦幻。这似乎是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都是因为车祸,都是瘫痪。只不过之前她家是受害者,现在却变成了加害者。或许吧!不能抱怨命运的不公,他还是公平的,自家的苦难,就这样用这种方式转嫁,或者是传递给了他人。

“那我想联系他们家,看能不能多赔点钱,让伍伢不坐牢!”玉莲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继续问。

“怎么可能?伍伢逃逸,这肯定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你还想私了?再说了,对方已经放出话来,说如果伍伢不到案,他们家自己去找,找到了就也要将伍伢打成瘫痪。我们知道后,做了好半天的工作,对方家属情绪才稳定下来。要不然,说不定昨天晚上去你家的,就不是我们,而是他们家了。”刘所长这回改冷笑了。

“对了!刚才市队来了通知,一会儿鉴定中心的人要去你们家,将伍伢的车拖走去做鉴定,你先回家去准备一下,他们可能马上就要到了。”刘所长补充了一句。

玉莲感觉天旋地转。

“你们要是能联系上伍伢,就快劝劝他回来投案。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该自己担起来的事情,就一定要担起来。躲不是办法。再说,现在技术这么先进,他不回来,要不了几天,我们就能找到他。到时,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玉莲骑着电动车,从派出所出来回家,由于分神,几次差点被路过的车子挂到。

见玉莲回来,胜国从屋里问了一句:“怎么样?派出所怎么说的?会不会判刑?”

玉莲一句话也没应答,就直直的将电动车推进了屋,又直直的走了出来,眼睛勾勾的看着停在门口的车。

车是新车,这红色的油漆还刺眼的泛着光;车又是事故车,保险杠破裂,引擎盖子已经变形隆起;车尾还贴着一个异常醒目的车贴,上面嚣张的写着“老子就是快,不服来比赛!”。

蓦的,玉莲抄起一块墙边码得整整齐齐的劈柴,使劲的砸向车子的右风挡,风挡玻璃开裂了,列出许多放射状的白纹,劈柴被弹开很远。玉莲毫不气垒,又抄起一块劈柴,再次朝右风挡砸去,这一回,倒是如了玉莲的愿,右风挡粉粹,玻璃渣贱得到处都是。

玉莲长嘘了一口气,直勾勾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一屁股就瘫坐在大门口台阶上。

   胜国在轮椅上看呆了,连烟头掉到怀里都不知道。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木子店的傻媳妇――新床单包芝.. [下一篇]买车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