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八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2-24 10:45:42 | 浏览:469次 | 来源: | 作者:吴挺 ]

玉莲没有想到,自己的上访,竟然就这样被化为无形了。玉莲也清楚,不占理的上访,是不持久的。但时不时的,玉莲的心里还是会愤愤的骂上一句:“这些个当干部的,真是官官相护。”

已经连续荒废了两天的工,如果不挣钱,这才是最要命最要紧的。晚上回到家,伍伢也回来了,吃过晚饭,玉莲就将情况给胜国和伍伢讲了。

胜国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低的埋头抽烟,貌似是他插不上任何嘴。

“要不将车子过户到伍伢的哪个叔伯兄弟名下。先将政策争取过来。”胜国沉默了很久,说道。

“不行。”玉莲很坚决的反对,“你的几个叔伯兄弟,都爱面子,要是过到他们名下,他们还不吹死,说这车是他们自己的。再说了,这本来就是给伍伢找媳妇儿用的,媳妇要是知道这是叔伯兄弟的车,还有哪个愿意跟伍伢谈朋友。”

“再说低保和贫困户,又不是好大个事,不要就不要。我还不信活不下去。”玉莲说着

伍伢什么也不关注,只要求自己的车子不能给别人了,就行了,他才不管家里遇到什么难事呢!

日子继续慢悠悠的过着,玉莲还是起早贪黑的去做工,伍伢也是冲来杀去,整天早出晚归,就是也没见他带个媳妇回来,也没见他存着的钱。家里的日子都让车给搅乱了,男人被车撞了,现在一点好的政策又让儿子的车给搅黄了。玉莲看着停在门口的新车,五味杂陈。

一天晚上,玉莲照例在家做了晚饭,正准备给伍伢打电话,问回不回来吃晚饭时,伍伢已经满身酒气,气踹嘘嘘的从门外进来了。

玉莲忙着张罗晚饭,到没有注意伍伢已经有些慌张的神态了。

“天天玩得这么晚,也不见你玩个媳妇回来,挣的一点钱都掰完了。你要是能帮一帮我也好呀!”

“妈,你快别咵了,你有钱没有,我赶紧要走。”伍伢急匆匆的说道。

“走哪里去?吃了饭再说。”玉莲边盛饭边说。

“妈,我出了点事,刚才开车回来时,把一个骑摩托车的带倒了,要说真倒霉,是那个骑摩托车的逆行,速度又快,可是因为我喝了酒,要是交警一查,还是我的责任,我就赶紧跑回来了。”伍伢急匆匆的说道。

玉莲吃了一惊,忙问:“你个二杆子,你是要磨死我们呀!那个骑摩托车的怎么样了?”

伍伢说:“我没敢停车,没敢看,就跑了。妈,你快点拿点钱给我,我出去躲一下再说。”

玉莲一听也慌了神,这撞了人跑了是犯法的,是要判刑的,当初撞胜国的那个人不就是因为跑了才被判刑的?可是这伍伢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呀!只要自己还能挣钱,只要自己还能动弹,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除了给男人护理之外,都可以给伍伢花。为了孩子,她可以吃任何苦,受任何罪。哪能让伍伢去坐牢呢?一想到伍伢要是被抓了就可能要去坐牢,玉莲便不管不顾了,她将家里仅余的一万元给了伍伢。伍伢拿了钱,又匆匆揉了几件衣服塞进一个双肩包里,趁着黑夜就出了门。

临到院门口,伍伢说了一句:“妈,要是那个骑摩托车的确实需要赔偿,大不了就把车赔给他们家吧!反正我不想坐牢。”说完,头也不回,就跑路去了。

玉莲和胜国相对无言,坐在堂屋里,饭也没心思吃,电视也没心思看,就这么干坐着。

“玉莲,你开下门!”

约莫一个小时后,门外像是有人喊。胜国听得真切,是村里赵主任的声音。

玉莲迟疑着,发着呆,半天不知该怎么办。倒是胜国提醒了一句:“好像是村里赵主任来了,你快去开门。”

玉莲将院子门一打开,赵主任领着派出所刘所长和两名警察,不由分说的挤了进来,直往家里进。

玉莲刚要开口制止,赵主任说话了:“玉莲,伍伢在不在家?”

“不在,怎么了?”玉莲反问道。

“他涉嫌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我们顺着视频监控一直找到这里来的。”派出所刘所长发话了。

玉莲有些心虚,但还是强作镇定。说:“我真不知道,他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车子是什么时候停在屋外的,我都不知道。”

“外面这就是肇事车辆,你看保险杠和引擎盖子都撞变形了。发动机还是热的,你还说好几天没回家?你还说不知道?”刘所长逼到了玉莲跟前。

玉莲不敢说话,只是呆呆的站着。

他们说话的当口,几位同来的民警已经将玉莲家每个房间和房前屋后都看了个遍。

一位民警报告说:“所长,没找到。”

玉莲听到了,稍微心安一点,就说:“我说了我不知道嘛!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的伍伢乖得狠呢!么可能交通肇事呢!刘所长,你看,那天我在镇里反映问题,你也在旁边接访呢!你看,都算是熟人熟事的了,你还信不过我么?”

刘所长说:“你不提上访还好,你提了我还来气了,那天你在镇政府的办公桌上撒泼打滚,骂朝天娘,镇里是拿你没办法,但是我告诉你,伍伢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你要是帮助窝藏他,你也犯法了,你知不知道?最好,你们要劝他回来迅速投案。不然,谁也救不了他。”

村里经常有人说,玉莲是个大炮嘴,厉害角色。在一个绝望的当口,人也会变得疯狂的,果不其然,玉莲想着自己打滚撒泼没有争来政策,伍伢还惹出这么一摊子事情,还有可能被抓去坐牢,刘所长又是咄咄逼人,现在是恨不得和谁一起同归于尽的才好呢!玉莲彻底火了,说:“好呀!你把我们都抓去,我就把我男人丢在你们派出所,让你们去给他养老送终,我还乐得个清闲。反正他是个瘫子,我还怕你们不成。逼急了,我现在就拉着我男人,到你们派出所门口,一人一个药瓶,咕哝下去算了。”

   那天在镇政府,刘所长是见识过玉莲的蛮不讲理的。见状,刘所长多的话也没有说,就退出门来,指挥几个民警给肇事车辆牌照勘测了,忙完之后,刘所长一行就撤了。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买车九 [下一篇]买车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