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六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2-24 10:44:26 | 浏览:567次 | 来源: | 作者:吴挺 ]

晚上,玉莲一家吃完晚饭,正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听见赵主任在外面喊了:“玉莲,胜国,在不在屋里?”

玉莲应了一声,就去开门了。只见赵主任和村里的民兵连长一起打着手电筒进来了。

因是下午被玉莲在家门口闹腾了一下,赵主任心里甚是不快。玉莲也自知理亏,在外可以撒泼发赖为自己争取利益,真要是将村干部得罪光了,可也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问清楚了。”赵主任开门见山。“你家低保被取消了。”

“什么?”玉莲仿佛晴天霹雳。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市里对低保户进行大数据比对,发现你家伍伢名下有一台小汽车,按照规定,买了小车就不能享受低保政策了。系统就将你家的低保资格停止了。所以,你家的一卡通里,不会再有低保的钱。”

“伍伢的车是借钱买的,这还扯了债呢!停我家低保做什么?”玉莲听得迷迷糊糊的,没有搞懂什么大数据,什么系统的,只是不解的问。

“那这个事情就只能问你们自己了,你一买车,那电脑里大数据就知道你家买了车,车都买了,还算什么低保户呢!对了,我还问了一下你家的贫困贷款。”赵主任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有人一直举报你家买车,不符合贫困户评定标准,你家的贫困户贷款暂时未批,要等市里来调查组核实了情况后,再看!”

“我家什么情况你村里还不知道么?伍伢自己顾自己,我一个人做,还要养两个人,一点赔款都掰完了。这要是再把贫困户和低保都停了,我们还怎么活呢?我还指望着那个贫困贷款呢!”玉莲说。

“肯定是你村里捣的鬼,他上面怎么知道我家买车了。肯定是你们报上去的。赵主任,我不管,这个事,没完。我玉莲说到做到。”

“你有气,我还有气呢!人家直接举报到市里,说我们村镇两级贫困户识别不准,说我们收了你家的东西才帮你家评成贫困户的。我们都两边不是人了。”赵主任辩解道。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我告诉你,要是你们不把我的低保恢复,你们还敢取消我家的贫困户资格的话,我就去告你们,我就说你们收了我家的东西,才帮我评为贫困户的。我告你们贪污受贿,吃拿卡要。”

本来赵主任就有点怄火,见玉莲还是蛮不讲理,有些不耐烦了,起身走了,临走说了一句:“我不管你告不告,你家买了车,这是事实,买车就享受不了低保政策;被人家举报到市里了,是上级要求核实完成前先要暂停各项贫困扶持政策的,这又不是我们村一级说了算的。你要不信,还要胡来,我们也没办法解决的。你爱么样就么样。”

说完,摔上门就走了。

玉莲气恼急了,一则贫困户和低保资格如果被取消的话,家里负担会陡然增加的;二则下午在村里撒泼发赖,自己知道已经丢人丢到家了,但是事情却并没有得到解决,该怎么办?

上访!去镇里上访!去市里上访!我要把水搅浑,我要把村里和镇里的干部闹怕。告谁?先告村里的赵主任,再告镇里原来包保我家的高主任。告什么?告贪赃枉法,吃拿卡要。

心思一定,玉莲就做准备了。

第二天,玉莲没有上班,骑上小电摩就来到了镇政府。电摩停在镇政府的院子大门口,玉莲就拿出一条毛巾,将院子门紧紧的拧在一起。大喊:“我要上访,我要上访,我要告和谐村的赵主任,我还要告镇里的高主任。”

镇政府的几名工作人员看到,就要上前将玉莲拉开。

玉莲见状,顺势就往地上躺,边躺边喊:“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再扯我就要喊了!来人啦!快来看呀!镇里的干部打人了,镇里的干部打人了!哎哟!把我的头打了!”

玉莲边喊还边用手乱打乱抓,将一名工作人员的眼镜都抓掉了。

幸好当时时间比较早,又是在镇政府院子里面,院子外面没有人,所以玉莲的喊声并没有引来路人围观。

几名工作人员也不迟疑了,一起用力,连扯带拉,将玉莲扯到了一个办公室里坐定。一名工作人员又迅速将玉莲骑过来的小电摩推到院墙旁边。那名被抓掉眼镜的工作人员问:“你有事说事,乱喊什么?哪个打你了?哪个打你了?这里都有监控,都拍下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的说么?”边说边给玉莲倒了一杯水。

“同志,我要上访,我是和谐村的,家里男人前几年打工,被车撞了,下身瘫了,家里没有劳动力。你说我家该不该享受低保和精准扶贫政策?”

那眼镜没有抬头,没有答话,只是埋头记录着。

“可是,就在上个月,我家的低保就再也取不出钱来,还听说要取消我家的贫困户资格。你说说,这是不是村干部在中间捣鬼。当初我男人发达的时候,几个村干部就经常敲诈我男人,我男人不给钱,现在我男人瘫了,村里几个干部就合伙欺负我家了。”玉莲前一句后一句的说着。

那眼镜见玉莲说的这么凌乱,连记录都不好做。就说:“你是贫困户,那么你的包保干部是谁?”

“是你们镇里的高主任,瘦瘦的个子,黑黑的脸。”玉莲说。

“哦,是高主任,他们没给你说你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么?”眼镜问。

“说了,说是什么大数据比对,说我家名下有一辆车,就取消资格了。”玉莲说。

眼镜笑起来了,说:“这就没办法了,要是有车,确实是违反了评定标准,肯定是要取消了。这个事不用多说了,村里没有做错,再说,取消资格,也不是村里说了算的。”

玉莲见镇里的工作人员也这么说,就生气了,将手里端着的塑料茶杯狠狠的往桌子上一砸,水都溅出来了,说:“我家那车,又不是自己的钱买的,是借钱买的,再说,不买车,我家儿胖子就不去工作,不去找老婆呢!”

眼镜看着玉莲,像看着一个疯子一样,说:“这是什么道理。你家买了车,不管是借钱还是自己的钱,只要是登记在你家家庭成员名下,大数据都能比对出来,系统会自动停止你家低保的。你家儿子不工作,找不到媳妇儿,和买车无关吧!”

玉莲声音越说越大,引来了很多镇干部的围观。她和眼镜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但就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玉莲见围观的人多起来,撒泼劲又来了。这次,她一屁股坐上办公桌,将桌上的书本文件都踢到了地上,将电脑都挤歪了。

玉莲说:“你们要是不给我把低保续上去,我今天就在这里住了。我家里还有个瘫子,你们要是不解决问题,我还要把瘫子送过来呢!就让他在镇里吃,在镇里住,你们给他送终。”

   那眼镜也没见过这种阵仗,就匆匆的退了出去,去找镇领导汇报去了。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买车七 [下一篇]买车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