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三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2-24 10:42:37 | 浏览:442次 | 来源: | 作者:吴挺 ]

晚上吃完晚饭,收拾妥当,一家三口坐在堂屋里。

玉莲打来热水,就去给胜国洗脸洗脚,搓身子,擦屁股。胜国久未翻动的躯体,透出一股酸腐的臭味。伍伢吃完晚饭,歪歪一趟,就趴在凉椅上用手机玩游戏了。之前,伍伢一直是娇生惯养,在学校与人打架,差点被开除,中专没读完就跑出去打工,结果又沾轻怕重,两年换了七次工作,到今年,借口金融危机,老板都是资本家只知道剥削员工为由,过年后就干脆没有出去了。玉莲想,在家呆着也好,一来帮自己照顾一下家里;二来估摸着要是能在家讨个媳妇儿,也不算荒废了光景。只是,玉莲只想对了一半。

“爸,妈,买车的事,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伍伢突然问话了。

“哪里来的钱呢?”要是两人身子骨好,玉莲想都不会想,就会答应的。可这几年下来,自己省吃俭用,打工补贴,这家里还是想地陷了一样,那44万的赔款是一天少似一天,家里许久也未添置新东西了。三张嘴,一人挣。关键是虽然自己这张嘴吃的最少,那两张嘴可不省心。胜国的吃喝拉撒,后期护理,伍伢的衣食住行,在外玩乐。自打年初让伍伢要玩个媳妇儿回来之后,伍伢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充足的理由,花起钱来更加大手大脚。玉莲有时忍不住责备一声,伍伢一句“我是去找媳妇儿去了”就给顶回去了。

“妈,我可都知道了。家里赔款还有十来万呀。”伍伢边说边玩游戏,头都没抬一下。

“你个畜生死的,那是你爸爸的救命钱,本来还有三十多万,就这几年内,不都是叫给你掰完了的。叫你去找个事做一做,帮一下家里,你也不去。”玉莲再怎么宝贝这个儿子,现在也有些生气了。曾经刚生下伍伢的那几年,玉莲在妯娌妇之间可骄傲了,动不动就说是我为你们这一房又添了个带把的。

“妈,我说你们是死脑筋,你们不信,活该一辈子穷。我就只要买个十来万的车,有了车我就可以去市里找工作了。市里工资肯定比镇里的高呀!我骑电动车去找工作上班,也只能到镇里,镇里的厂才能挣多少钱?妈,你不是在镇里的鞋厂上班么?你说是不是?再说了,我家不是贫困户吗?是精准扶贫的帮扶对象,爸爸的医药护理费都能报销,根本就不会花家里多少钱。贫困户还能贷款五万元。”

“你只算了大账,存点钱还要张罗着给你娶媳妇呢!那剩下的赔款不能再动了。贫困户的贷款,我不是不知道,上次镇里包保我家的高主任来过,也问过我家有没有这个意愿,村里赵主任也问过。这是贷款,又不是白给的。贷款总是要还的呢!”玉莲说道。

当初结对帮扶玉莲家的高干部和村里的赵主任都来宣传过贫困户可以贷款的事情,说是这个钱可以给贫困户发展产业用,但当时听说是要还本金,玉莲就不感兴趣了。再说当时胜国交通事故的赔款刚到位,玉莲家还真没把这五万元的贷款放在眼里。

“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上次我听超伢家说,国家政策好,你贷款五万元,岂止是不要利息,你就是不还本金,银行也不会找你。超伢他们家就准备申请这个贷款了。不要白不要。”超伢放下手机,说的神神秘秘。

“那找谁?”

“找包保的干部呀!”伍伢说:“这些个包保的干部,如果不让我们家脱贫,他就不能脱掉责任。这些贷款,都是他们包保的,如果我们家还不起,银行就会找他要的。”

玉莲心头不忍,这包保的高主任前不久还来家里家访了。当时玉莲想给胜国申报低保,高主任特别支持,从镇里带来了表格,教给玉莲填写,还带来了相机,将玉莲家里的情况,胜国的惨状,还有胜国伤情的鉴定,法院的判决,医院的住院记录等都拍了照带了回去。

“这事成吗?这不是害人家吗?”玉莲还是有些疑惑。

“哎呀!妈,你也别担心。就算我们家不还这个钱,银行也不会真的去找高主任的麻烦。你想想,银行和高主任都是国家的,我们是私人的,私人不还钱,国家又不能拿我们怎么样?高主任虽说是包保的,但是他私人也不会出这个钱,最后,还是国家来填这个荡子。再说,我们又不是真的不还钱,要是先买了车,我可以去市里打工挣钱,买了车,说不定我就能找到个媳妇儿了。你说我们家,房子破,想盖个新房子,没有二三十万做不下来,这个太不现实了。家里穷成这样,爸爸现在又是这个样子,你说如果不买个车,哪个女的原意嫁到我们家来吃这样的苦。再说,你看村里有多少人买了车,那村东头的超伢,还有二伯家里的桥伢,就连当时村里最穷的瘌痢头,他家也买了车。”伍伢振振有词。

一说到找媳妇结婚,玉莲心动了,这就像是玉莲的心病一样。家里光景大不如前了,房子虽是楼房,但建的早,当时楼房不多,在村里还算气派,可现在也有破败样子了;胜国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这伍伢在家晃荡了年把时间,都没有听说有哪个女的中意他。无奈,玉莲还四处托人,看能不能帮伍伢寻摸一个媳妇儿。要真是像超伢所说,买辆车呢?村里最穷的瘌痢头家,之前村里是没有谁会正眼看他家一眼的,穷得鼻倒嘴歪,家徒四壁,生了个儿子也是个瘌痢头,成天脏兮兮没有一件合身的衣服。后来他家小瘌痢头也是早早辍学,一直在外学汽修摩托车修理,修着修着,不到十年,家里楼房也盖起来了,车子也买了,听说自己还在二桥头开了个汽车摩托车修理店。今年年初还讨了个媳妇回来。现在,谁也不敢再叫他家“瘌痢头”“小癞痢”了,见了面都会毕恭毕敬的喊一声“赵总”。要说这是当年村里公认最没有用的一家人了。现在的农村,或许就这么现实,有用崇拜,金钱崇拜,强人崇拜。

“我和你爸再合计合计!”

夜深了,玉莲将胜国扛到了床上,抚平盖好,就也在旁边躺了下来。两人打着商量。

“买车不是不行,听伍伢说一辆车也才十来万块钱。但是,要是买了车,贷款又没有办下来,手里的钱就算糟蹋完了。”玉莲先开口了。

“伍伢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拖累他。哪个女的不长眼,原意过来吃这种苦。要是买个车,一来有面子,能找个媳妇儿;二来伍伢还可以去市里找个工资高点的工作,帮帮你。只要伍伢结婚了,有个事做,我们做娘老子的,也算是功德圆满了。”胜国懊恼的说。

听到“功德圆满”几个字,玉莲有些委屈了。之前胜国红火时,自己在村里过着阔太一般的生活,现在倒要做牛做马,为了伍伢能结婚成家,只盼功德圆满。

“要不,我就和伍伢商量商量,就把买车的事情办了,怎么样?我再去一趟镇里,找一下高干部,申请扶贫贷款的事情。这一旦买了车的,手头可就没有多的钱了,不把贷款办下来,我们就没有退路了。”玉莲说。

“车到山前必有路,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只要伍伢能成家立业,就比什么都强。”胜国说着。

“是的,我们不算什么,关键是不能让伍伢受下作。就算我们一无所有,去讨米要饭,也要把车买了。”玉莲说。

“怎么会一无所有?我有你就够了。”胜国边说边摸玉莲。

事情定下来,并且有解决办法了,人就会放松和愉悦。刚才在堂屋给胜国擦身子时,玉莲闻到的酸腐的味道,在现在床上闻起来,倒像是一种诱惑了。像极了当初年轻时,胜国从外面散工回来,一身臭汗,手沾泥灰,也不清洗,也不挑地方,就和玉莲亲热起来。玉莲也喜欢胜国的这种野蛮劲。现在,他们过性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胜国不敢要求,因为他是个瘫子,主动要求不得。玉莲想要时,就自己坐到胜国身上来。但是这一次,两人都感觉格外好,像找回了很久以前的感觉一样。

玉莲在胜国身上扭动着的时候,胜国突然说:“你说我们会不会再生一个孩子下来?反正现在放开二胎了?”

玉莲娇嗫的抽打了一下胜国,说:“一个都有操不完的心,还生一个,我俩只能去卖肾了。”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买车四 [下一篇]买车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