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二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2-24 10:42:07 | 浏览:410次 | 来源: | 作者:吴挺 ]

玉莲晚上下班回到家时,天都已经黑了。

照例,伍伢在玩游戏,胜国在看电视。中午吃剩的饭菜和用过的碗筷,就那么横七竖八的散落在餐桌上,地上还有一个破了的玻璃杯。大概伍伢玩游戏认真,胜国想喝水,又不忍打扰伍伢,就自己倒水,结果不小心将玻璃杯摔了。

玉莲在收拾的时候,伍伢喊了一声:“妈,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今天厂里赶工,说多加班一个小时,可以多发一个半小时的工资,我想着能多挣点,就晚点回来了。我这就去做饭。”玉莲忙忙碌碌的,端着碗筷就进了厨房。

一顿忙活,端出饭菜,一家人围坐起来,吃晚饭。

胜国坐着轮椅,扒拉着轮子来到了餐桌前。玉莲在轮椅旁边支起一张小桌子,刚好和胜国的高度差不多,方便胜国吃饭。大概是因为早上出门时,玉莲和胜国顶过几句嘴,现在都是相对无言,各自闷闷的吃饭。

吃着吃着,玉莲竟然流泪了。

胜国见玉莲这样,也是吃不进饭,便将碗筷放起,掏出一根烟,颤巍巍的点上,烟圈被喷得远远的,一轮一轮向前翻滚着,慢慢消散,最后不见了。

只有伍伢还在边吃饭边玩着手机。

“你今天怎么了?我早上看你就像不高兴似的?”胜国顿了一会儿,开口问。他见不得自己的女人哭。

“在厂里和组长吵起来了,她说我做事慢,耽误了进度任务,她还说要是我再这么慢,就叫我滚回去,不用来上班了。”玉莲抽泣着说。

要说玉莲的组长,就是隔壁村的巧珍,很早就在这家鞋厂打工了。玉莲刚嫁给胜国那时候,何曾吃过现在这种苦?当时,玉莲就在家里安安心心的当新大姐。胜国也能奋力挣钱,小日子甚是甜蜜。有一次,玉莲到镇上一个麻将馆打牌,还恰好巧珍一起同过桌。巧珍当时就已经在鞋厂上班了,那天正好调休休息。玉莲还记得那天自己的手气格外好,在第五圈时,玉莲右手抓了一张牌后,用左手烘住右手,把牌放到鼻子底下,慢慢打开。然后把右手高高举起,“啪”的一声,把牌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高声喊道:“我胡了,大胡,金顶,拿钱来!快快快”。那声音,那架势,如行途中抢劫的土匪。玉莲的这一声吼,把麻将馆的老板、邻桌人的眼光也吸引了过来。“不得了,这牌可要赢不少呀!”玉莲更得意了,摇头晃脑地炫耀着:“我一直不换牌,就连风子也不吊,就吊八筒,看我吊得多准呀!”巧珍当时手气不好,连输了几把,就和玉莲等几个牌友商量道:“要不打小一点的吧!”

玉莲正在兴头上,边搓牌边说:“没钱打什么牌,要是没钱,就滚,把场子让开,让别人来。”巧珍一气之下,哭起来了。丢下牌就出门了。

当时的玉莲是多么的让人羡慕呀!可自从胜国一出事,家里一落千丈,自己还要出去挣钱。被鞋厂录用之后,不想玉莲被分到了巧珍一组,巧珍又是这个生产组的组长。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玉莲想着巧珍平时总是挑自己的刺,使绊子给脸色,越想越伤心,再加上一大早的和胜国莫名其妙的拌了几句嘴,更加觉得委屈了。

胜国不禁懊恼起来:“这日子,唉!都怪我不争气,没有用。”

三年前,胜国的施工队跟随一个大老板,接到了一栋大楼的初装修工程。这胜国是个能吃苦的人,爱媳妇,爱儿子,恨不得为他们做一切。胜国包工程,喜欢精打细算。这次,胜国一算账,发现因为是大老板定额的,除了赚人工费之外,如果能在材料里省一点,岂不是能多赚一点?腻子粉、木材、水泥、黄沙等材料都在武汉郊区一个堆料场联系好了,价格也非常优惠,就是距离有点远。每天凌晨四点,胜国就要和两个工友一起,开着三轮车去堆料场拉材料,早上七点左右赶回来,好让大家开工。一段时间下来,胜国一算,这材料里省的钱,几乎能赶上人工费了,这账算的真过瘾,就是自己每天睡眠不足,甚至于开三轮车时都差点睡着了。

之后的某一天,因为玉莲头天晚上打麻将打得很晚,早上起不来。八点多,胜国的电话打了过来,玉莲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可电话里却不是胜国的声音:“嫂子,我是胜权,胜国哥出事了,出车祸了,你快到武汉医院来看看。”胜权是跟随胜国去武汉打工的同村族人。玉莲猛的就清醒了,后又突然一愣昏倒过去。

等玉莲赶到医院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胜国刚做完手术被推出来。一米七几的大个头,现在像一个物件一样的躺在手术台上,身上还有厚厚的白腻子粉,脸上、手上和腹部有暗红色的血迹,整个人不是白的就是暗红色的,惨状凄凉。

听胜权介绍说,一大早胜国一个人去拉腻子粉,快要回工地时,街道上车辆多了起来。在一个红绿灯时,一辆小货车抢行,将胜国开的三轮车挂倒,三轮车翻了个跟头,一车腻子粉扑在胜国身上。小货车刹车不及,导致侧滑转向,不偏不正,恰好从胜国双腿上压过去,若是车头再向右偏半米,恐怕胜国现在就成了一个肉饼了。小货车撞了人之后,还慌忙的跑了。要不是路过的好心人赶紧打电话叫了急救车,恐怕现在胜国都已经没有命了。

玉莲愤愤的骂道,这些挨千刀的,撞了人都不知道去救。

听说经过大半天的抢救,还输了大半盆的血,才算是将命保住了,但是,胜国却瘫了,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当天晚上,警察就来了,对玉莲说,肇事逃逸的那个司机已经被抓了,案件正在走程序,请家属要耐心等待,法律一定会给一个公正的结果。玉莲只是抽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医院调养了大概三个多月,情况基本稳定了之后,玉莲就租了一辆面包车,将胜国拉回了老家。

才回老家,肇事方的家属就找上门来,又是赔礼道歉,又是承诺赔款,对玉莲说:“只要你家能同意接受赔款,我们肯定积极主动的去配合,只要你家出面,给公安说一下,就说同意多要赔款。”玉莲对这话意思听得明明白白,就是拿了肇事方的赔款,就可以让肇事方少坐几年牢。

和几家亲戚一合计,想着就是将肇事方枪毙了,也不顶什么大事,要是能多赔点钱,到还成。可玉莲终究还是有些想法的,钱要多陪,不然下半辈子自己伺候这半身不遂的胜国去?人还是要坐牢的,要是自家这半身不遂的人那方面有问题了,自己不得守着个软根守活寡?但是,一旦亲戚们都参与进来后,这事就不会只按照玉莲的想法去发展了。

约莫一年多,判决才下来,对方交通肇事逃逸,判坐牢两年,附带民事赔偿44万元。玉莲觉得人都撞废了,今后只能吃不能挣,才判两年,太轻了!赔偿的数字是44万,金额到还喜人,就是这数字听起来真晦气!为这事,判决下达后玉莲还去法院大闹了一通。

   后来,只要是听说谁谁谁出交通事故了,玉莲总是愤愤的给别人建议说,既要多要赔款,还要把那肇事方千刀万剐才解恨呢!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买车三 [下一篇]买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