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宽链剑《六》善门援手

[ 编辑:严园林 | 时间:2017-06-22 01:10:01 | 浏览:439次 | 来源: | 作者:严园林 ]

仇盈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抱扶着仇宽。来到村东头的一家农户。

古人好仁,古户好朴。

门扉轻启,稚子温礼:“娘!”

一位妇人勤济不失其聆、婉转不失其意:“嗯···”

妇人放下针绣,婉步走到门后。

“婶婶,我弟弟受伤了···”仇盈情动于衷、诚达于辞!

“嗯···”门扇打开,“婶婶”扶着仇宽。

“稚子”挪开凳子,宽儿坐在凳子上。

“远儿,去把爹的药箱拿来”稚子跑到床头抱来一个药箱。

“远儿”将药箱放在桌上,又将火盆上的一壶热水提到娘的手里。

“先将伤口洗一下,然后将淤血活络出来···”“娘”忠告于事、婉声于言!

“你放心,我娘懂医术···”“远儿”雄而不骄、诚而不矫。

“娘”斜扮(fen)起袍摆、叠放在仇宽胯上、慢慢捃起裤管···

“娘”接过“远儿”的盛来的小半脸盆凉水兑热水,将水壶放在吊钩上,宽儿将脚放进木盆。

“娘”撩起水,滴在伤口周围。一遍一遍、一遍一遍···

“疼不疼···”宽儿摇头!因为伤口淤塞,伤口已经麻木了。

但一遍一遍的清洗过后,麻木慢慢变得温热,淤血洗净后,血也少量少量的往外流,知觉也慢慢恢复了。

“娘”说:“我现在帮你把淤血吸出来,如果疼,你就说···”

宽儿经“娘”救治后,对“娘”视之如亲、感之如母:“嗯!”

“娘”将嘴贴在宽儿腿上,小口小口医而不失其仁、恤而不失其术。

麻木——>疼痛——>舒畅···宽儿虽然已现汗涔,但全身已感觉血畅气顺、筋活骨坚!

一般行医的人都知道,狗齿多多少少都带有一定的病毒,这些病毒最容易侵血伤筋、沁骨乱脏腑!

所以一般情况下,就是用热水疏通经脉、将淤血排出,然后将伤口周围不能排出的少量细菌用嘴吸出。

“我给你敷药。”“娘”很温婉的说道。

宽儿点了点头,此时他已对“娘”说不出什么了。

这时门开了,是一个壮汉:“爹···”

“远儿”晚上最期待的就是爹,所以刚才盈儿一敲门,门就开了。

“静儿,···”壮男问道。

盈儿、宽儿均有点局促。小孩子难免怕生,但听“远儿”叫爹,心下就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她们被“奔儿”咬伤了!”“静儿”解释。

此时,“静儿”已有点累,但终究还是松了口气。

壮汉扶“静儿”坐在凳子上,然后细观伤口,给宽儿把脉,又将几处穴位按查了一遍。

壮汉将毛巾揪干,给“静儿”擦汗。

“远儿,扶娘去休息···”

“没关系,我坐会儿就行”

“远儿,你先去休息吧?”“静儿”问道。

“哦,今天你就和这···姐姐、哥哥一起睡,好不好?”

“哦”远儿有气无力的答道。

“放心,爹和娘就在你们旁边打地铺”“静儿”安慰道。小孩子总是依赖爹娘。

由于思念爹娘,盈儿和宽儿开始都没有睡着。“远儿”安慰:“我爹娘武功很高的,你们不用担心”

盈儿、宽儿得此一言,觉得他们和爹娘挺像的,便慢慢睡着了。

而豆灯之下,是壮汉持卷善读、女子精心务绣!

一两个月中,“静儿”带着两个孩子、“远儿”逛近市,为两个孩子选买布段、鞋、伞、玩具,选购孩子们喜欢的菜品。还让他们和“奔儿”成为了朋友。

白天,“静儿”就烧饭、裁剪制衣、关注孩子的衣食嬉戏,壮汉则出外务工。

晚上,壮汉回来后,一家人倾听了两个孩子独自远行的原委,既是不解,又隐约从话语中听到了他们父母可能另有一番用意。

一天拂晓,“静儿”已在灶房起炊,壮汉出外务工,“吱嘎”一声门响,宽儿突然惊醒了。睁开眼,看见姐姐侧卧看着自己。宽儿刚想唤“姐”,盈儿轻“嘘”了一声。

门扇阖毕。

盈儿问道:“宽儿,你的脚,好得怎么样?”

“姐,我的腿好得差不多了”

“那你想不想离开?”

宽儿不知如何回答:因为他既不想有负爹的嘱托,又不想这么快就离开这个“家”。

“那好,我们就多玩几天···如果以后有机会,再到‘吴叔’家来,好不好?”

“嗯”宽儿突然很期待那一天。

盈儿将自己的别期含含蓄蓄的告诉了“吴叔”和“静姨”,可是宽儿和远儿甚是不舍。

几天当中,几个孩子都有点郁郁寡欢、形只落寞。“静姨"便合圆道:盈儿、宽儿以后一定会来咱们家的,对不对?

“对!”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回答。

于是,他们约定,以后一定回来看“吴叔”一家,还有“奔儿”。

临行那天,“吴叔”一手牵着马,对远儿说:远儿,咱们送姐姐哥哥一程好不好?

“好!”远儿很欢切的答道。

于是,“吴叔”肩上驮着一个大包袱,一手牵着马,一手牵着远儿。

“静姨”则一手牵着一个孩子。

到了驿道,吴叔将两个孩子扶上马,让盈儿坐在马上,压紧马镫,双手控好马缰,抱好宽儿。让宽儿抱好包袱,然后稍微用力的拍了一下马屁股。

马儿起蹄而奔、渐行渐远!

吴叔聚精会神的注视着,而静姨、远儿静静地流下了泪水。

他们看到在转道处,盈儿、宽儿调转了一下马头,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带泪洒别!也许他们知道。

其实,吴叔已经算好了他们的行程,不半日,他们就能到及近的大市。到时,他们就能歇马打栈。包袱里有他们给予的足够用动的银子。但是他还是希望两个孩子一路平安!顺顺利利达成他们的愿望,回到爹娘身边。以期有朝一日,能够再相逢!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仇宽链剑《七》夜狼林 [下一篇]“木子店的傻媳妇――新床单包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