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难忘父母恩
[ 编辑:胡沛 | 时间:2019-10-12 | 来源:麻城信息港 | 作者:刘艳 ]

  回忆是思念的痛,当一切安好尚在的时候,看似无所谓的幸福却不经意的在身边流失。


  回想儿时的点点滴滴,往事在脑海里像回播一样清淅可见,当我们刚出生大小便不能自控的时候,父母从来没有嫌弃我们脏。我们生病了父母万分着急的样子。刚学会走路摔跤大哭的时候,父母眼带泪水的责备。放学回家肚子饿的时候,父母再忙都会放下手中的活,做我们最爱吃的饭菜。考试不及格时,在堂屋跪着反思的时,其实罚在我们身上,痛在父母心上......

  当初,父母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都当作理所当然。现如今回想,我们曾经是多么的无知。在父母精心的呵护下,全身心的付出下,我们得以茁壮成长、成家立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拥有了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一切重点都放在工作上、生活上、孩子上,却没有细心的照料年迈父母。甚至,有时候父母的事,我们还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自双亲离世后,我一直在反思、一直在自责、一直在悔恨,父母身体不好时,在我们面前没有提什么要求,在常用药没有的时候也好言好语给我们说,让我们抽时间去帮忙买下药,我们总是以工作忙而回应,有时是隔了好几天才去落实,父母也不敢多问。时至今日,依然记得父亲中风行动不便时,由于当时在基层扶贫,经常加班是常态,周末难得休息,父亲让帮忙理发,我却极不耐烦的回答头发不长等长点再理吧,父亲半天说好吧,现在回想当初真的不配做一个儿子,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父亲走后母亲一个在老家时,亲戚来电告诉我母亲的常用药没有了,让我尽快送药回去,以免断药危及生命,由于工作忙买了药没有时间送回,让在我们村扶贫的战友带回,由于村部离老家紧百米远,还经常请战友帮忙照看母亲,也时常麻烦战友帮忙带物品回去,战友亲如兄弟,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有一种爱,是她忘记了全世界,却没有忘记爱你。即使岁月残忍地夺走了她的记忆,一点一点销蚀她的生命,却依然把你放在内心最深处。


如今,我经常独座在小金山公园里反思当前。在工作上,领导赋予的各项工作我们都耐心、细心、用心的努力去完成。在家里,孩子对我们提什么样的要求我们都是无条件的答应,在孩子不高兴无理取闹的时候我们还得哄着,对孩子的耐心基本了超出了内心的底线。反而对父母我们的耐心去那里了,有时父母出门忘了带钥匙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开门时,心里还埋怨父母;有时有事打父母电话没人接的时候,事后责备父母手机是买来用的;有时数落父母做的饭菜不好吃,碗筷洗的不干净;带细伢的卫生不合格等等,而我们浑然不知,父母对我们所做极所能及的事,都是发自内心对我们的爱。


  父母老了,他们越来越像个孩子,行动上、语言上、思想上远远跟不上这个时代。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耐心对待年迈的父母,多陪陪他们,别对父母不耐烦,别嫌他们老土,别挑剔他们做事慢等等。要知道,父母和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而他们对生活的领悟,对家庭的珍爱,远远胜过我们。


  养儿方知父母恩。成为了父母,我们才知道,做父母是如此伟大。朋友们,趁父母尚在请对父母宽容一点、耐心一点、细心一点,就像父母轻易就原谅我们的过错一样。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别等到一切都来不及……(刘艳)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返回顶部
[上一篇]在时间记忆中呼喊——读《文学的.. [下一篇]李白的诗酒情怀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艺术之都
·来不及说再见
·麻城,我厚重而美丽的家乡
·人生感悟
·老宅,我永恒的记忆
·李白的诗酒情怀
·你的名字是最简短的情诗
·党的好政策惠及到了我们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