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爸爸,让我带您去看杜鹃花
[ 编辑:胡沛 | 时间:2019-06-04 | 来源: | 作者:刘 霞 ]

“霞,就摘了这么多香椿,你都拿去。”4月20日,我回娘家看奶奶,爸爸从外面赶回来帮忙做饭,饭还没吃完,听我说香椿好吃,他立马放下饭碗,扛上竹竿,就去老屋为我扳了一大把香椿,没有想到,这却是他最后一次为我扳香椿,也是他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

“五一”节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妈妈,叫他们到城里来过节,顺便带他们去看看杜鹃花,她却说爸爸还在帮人做事,走不开,算了不来了。我知道是他们怕麻烦我,就没有再勉强。没想到,却成为了一种莫大的遗憾。

  节后上班第一天,我下班后,突然接到堂弟的电话,说爸爸受伤了,在医院。我问他伤的重不重,他说不知道。我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肯定是伤的很重,不然爸爸一定会自己给我打电话的。

  等我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的时候,爸爸已经躺在担架上,一个剃头的师傅正在给他理发,他耳朵里冒着血,头部摔伤了,已经昏迷不醒。医生告诉我,可能需要做开颅的手术。

  我一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看着爸爸疼痛得蜷缩着的样子,我的泪如雨下,心如刀绞。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爸爸能化险为夷,尽量不做手术。在观察了几个小时,作了两次CT之后,医生还是决定要给他做开颅的手术,并告知术后的多种可能性。弟弟远在深圳,一时赶不回来,我只能颤抖地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手术从凌晨12点半一直做到凌晨四点多,我和老公在手术室外守了一夜。 右边开颅手术清除了淤血,缓解了压力,第二天,爸爸的左脑又出现淤血,颅内压力过高,导致他眼睛瞳孔扩大,医生又建议再次进行手术。就这样,连续做了两次开颅的手术,输了很多血,医生说,手术过程中,爸爸的血压一度很低,靠药物控制才撑住。

  之后,爸爸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十多天,一直昏迷不醒,经历了水肿、高烧、肺部感染等一道道关口,现在终于转到普通病房了,但是,20多天过去了,他依然还是没有醒过来。医生说,他的求生意识很强,曾一度呼吸停止了,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自主呼吸,生命体征表现得越来越顽强,但是,目前还是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我知道,爸爸一生历经磨难,勤扒苦做,特别坚强,他一定会挺过难关的。

爸爸的一生过得很委屈。年幼的时候,他兄弟姊妹7个,家境贫寒,他排行老二,吃尽了苦头。20岁左右,他从大山里头走出来,过继到爷爷家,还被迫与素不相识的童养媳妈妈结婚。妈妈性格要强,又顶了爷爷的职位,当了一名乡村教师。当时本来可以是爸爸接班的,但是为了能给我们姐弟上商品粮户口,就让妈妈接了班。从此之后,爸爸在家里的地位更加低微了。

   妈妈每个月有固定的工资,工作又比较清闲。爸爸却要在家务农,挣的钱很少。加之有了我和弟弟,还要照顾爷爷奶奶,爸爸也没有时间去外面打工。只能一年四季在家务农,种全家人的口粮。

  爸爸一生非常勤劳,总是闲不住。农闲的时候,他贩过木材、卖过木炭,都是骑着自行车,起早贪黑,往返几十公里,从大山里把沉重的木材、木炭贩卖到城里去,每次挣个一二十块钱。还要防止被林业站罚款没收。一年下来,自行车的皮座垫都被他磨破了,链条换了一根又一根。冬天的时候,他冻得耳朵红肿生疮,但是他却总是很乐观,不发脾气不生怨恨。还经常给我们讲他的“历险记”。

  小时候,夏天晚上听爸爸讲故事,是最幸福的时光。他能把《水浒传》里面的人物讲的活灵活现,他能把《聊斋》里的故事倒背如流,虽然他初中没有毕业,但是他很会算数,我们小学不懂的数学题,他都可以帮我们琢磨出来。

  我一直觉得弟弟能考上名牌大学,是继承了爸爸的聪明才智。爸爸热爱生活,兴趣广泛,对新鲜事物敢于尝试。他通过自学种出了蘑菇、莲藕和各种药材,嫁接成活了品质优良的板栗树、橘子树、柿子树,他还能修屋漏、做猪圈、柴房和厕所。老屋前面的石岸足有8米多高,都是爸爸和爷爷一起,到大河里去捡石头,用板车拉回来,然后自己一点一点垒起来的。

  屋后的茶园是爸爸用茶籽育苗,慢慢扩大的,家里的茶叶都是爸爸亲自采摘制作的。院子前面的竹园、菜地是爸爸打理的,院子旁边的栗子树林,是爸爸亲自种下的,如今,每年都可以打上千斤的板栗,每年都可以吃到新鲜的竹笋和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尽管他如此辛劳,如此能干,却总是得不到妈妈的半点称赞。他们磕磕绊绊了一辈子。

  我读师范的时候,每逢放假,回家拿生活费,爸爸妈妈就要吵一架。我在隔壁房间隐隐约约都能听见。爸爸没钱,但是他很倔强,不会服软,更不会花言巧语。他说即使再缺钱,也不能断了我们的生活费,他宁肯跟湾子里面的人借钱,也不肯向妈妈低头要一分钱。

  我可以想象,爸爸是多么的自尊,也是多么的无奈。面对妈妈的唠叨,他总是选择忍让,实在不行,就出去埋头做事。

自妈妈退休之后,爸爸就经常去外面打工。我知道,他是在逃避在家里时那种精神上的压抑。离开之后,妈妈又总在打电话催他回来,说家里的农活没人干。

  后来,爸爸年纪上了,在外地不容易找到活干,他就回来了。在家照样闲不住,到处做零工。最近几年,他发现自己的手爱莫名地颤抖,有时连筷子都握不住。我带他去医院检查,是柏金森症。买了几盒药给他喝,他说喝了胃不舒服,就没有再治疗了。每次回家,我都劝他不要再去给人做事了,可他照样不听,还是起早摸黑去附近的木材厂干活。去年,还养了7头肥猪。今年,在我的劝告下,勉强喂了三头。

  人都说好人一生平安,没有想到,爸爸勤劳苦做一生,却落得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一想到他从两米多高的地方重重地摔下来,我的心就像从高处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我多么希望爸爸能早点醒过来,重新站起来,抱一抱我的孩子,然后喊一声我的乳名,亲手再给我摘一捧新鲜的蔬菜、、、、、、

   爸爸,如果您能醒过来,让我带您去看杜鹃花吧……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返回顶部
[上一篇]踏访美丽乡村 [下一篇]端午杂感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艺术之都
·麻城,我厚重而美丽的家乡
·爸爸,让我带您去看杜鹃花
·我的丰碑,我的娘
·妈妈我想您
·我和福白菊有个约定
·致敬爱的母亲
·惠兰山 心中的惦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