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回忆洸老师
[ 编辑:吴敏 | 时间:2018-09-11 | 来源:麻城信息港 | 作者:汪琦 ]

汪琦


  今天教师节,中午临时回家,路过单位旁边的小路,是一条上坡路,远远望去,一棵棵银杏树似威武的士兵依次笔直地排列开去,驻足仰视,片片翠绿的叶子中夹杂着些许金黄,绿中岱黄,叶子尖冒着黄,靠近树根的枝丫上的银杏叶都是透着绿色。正午的阳光倾泻而来,洒在密密麻麻的叶子上,定睛细看,落在阴影里的叶子愈发绿油油的,向阳的一边,叶子也亮的更耀眼,一片亮澄澄。微风吹过,绿的、黄的、青的叶子层层叠叠簇拥着向远处散开去,美丽极了,我不竟想起了洸老师。
  洸老师是教语文的,至今阔别洸老师已十年,我却时常想起他。这十年间,我曾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后因工作,又回到这座小城。如今工作地点距洸老师的单位不过百米之遥,然而我绞尽脑汁,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看望他,想着见了面说些什么呢,说近况,说柴米油盐,说理想抱负,亦或是尴尬无言......这些好像都和我预想的重逢不一样,故暂搁置吧。
  那时洸老师是对我极好的。2006年,我上初一,他刚大学毕业,虽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年纪,但未有一丝浮躁之气,倒显得大气沉稳。他话很少,待人温和,颇具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气质。
  洸老师带我们班和隔壁班的语文课,那时,我语文成绩很好,洸老师似乎很喜欢我,我能感受的到,小孩子总是从老师的一言一行中来比较他偏爱哪个学生多一些,更关注谁一些。每次月考完成绩出来的第一个早自习,洸老师总是让我去他办公室登记全班的语文成绩,我把这当初一种特权;每半个月的综合测评,洸老师给我打分都是满分;晚自习经常让我板书,公开课上也经常点我回答问题,也当着全班的面夸赞我学习成绩好.....诸如此类,我对语文的学习热情空前高涨,劲头十足。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洸老师给我们上的一堂课—《海燕》,那天,一进课堂,洸老师就让我们关上书本,闭上眼睛,他要给我们上一堂特殊的课。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高亢的语调,雄浑的声音,较比平时似乎更有激情和力量,跟着洸老师的声音,我仿佛看到一只海燕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穿行,与暴风雨顽强地搏斗。
  我透过手指缝偷偷瞄他,只见他站在讲台上,双腿微微向前弯曲,一只手在身后背着,另一只手握着课本,眼神坚定有力,声情并茂,嘴巴一张一合间,好似一只海燕就要奔袭而来,读到要紧处时,他双手紧攥着书,半举着,眼睛却闭上,像在回忆,又像在无声地呐喊,他脸色通红、青筋微起、呼吸急促、身体左右摇晃着,却仍慷慨激昂“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后来课上讲了什么,我都没印象了。唯有这一幕时时想起。
大一那年,国庆节放假回家,我在火车上再遇洸老师。那时,我对自己的大学不满意,现状不满意,浑身怨气熏天,哪还好意思去见年少时对我疼爱有加的老师呢!如今想来,当时的心情莫不过如,“只愿你见我鲜衣怒马,不忍叫你看我狼狈不堪。”实属遗憾!
  从那之后,我竟再也没有遇到过洸老师,却依稀知道他仍在教书育人。十年光阴,将自其变者而观之,曾经不谙世事的豆蔻少女如今要为生活负重前行,曾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十年时光弹指间灰飞烟灭,不变的是兢兢业业育人,踏踏实实干事。
  倏忽,抬头,秋已至,意正浓,人还在。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返回顶部
[上一篇]故乡的秋 [下一篇]时尚的韵叹调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我和福白菊有个约定
·致敬爱的母亲
·惠兰山 心中的惦念
·寄情凤凰山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捻梅为魂
·相约黄梅
·又见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