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软萩粑里的暖暖回忆
[ 编辑:夏炜 | 时间:2018-03-29 | 来源:麻城信息港 | 作者:程姣 ]



上周末,和家人朋友一起去户外踏青。

走在田间的小路上,举目四望,小麦铺成了绿毯,金黄的油菜花热情四射,苜蓿花正展示着华贵的紫袍,蒲公英开了,紫云英开了,不知名的小花开了…

在和煦的风里,在满眼的缤纷花色里,春的气息扑面而来。眼醉了,心也醉了。

“妈妈,这是一种什么草啊”?

女儿的叫声拉回了我的目光,低头一看,脚下的田里生长着好多软萩草。

“这是一种可以做粑吃的草,叫软萩草”,我回答女儿道。

“那我们采点回去做软萩粑好吗?我还从来没吃过呢,一定很有意思”,女儿的兴致来了,央求着我。

一边采着软萩草,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回到了童年。

我曾吃过外婆做的软萩粑,那种香软甜糯的感觉一直久久萦绕在记忆里,不曾离去。

我小时候,爸爸妈妈都要参加生产劳动,因外婆身体不好,只能在家里做些家务活,我就托付给了外婆。虽然那时候经济条件都不宽裕,吃的喝的勉强糊口,可外婆是一个热爱生活又讲究的人,总是变着花样给我们改善生活,特别是喜欢采集自然生长的食材。

记得有一年,小姨采了一些软萩,外婆将其洗净捣碎后,和着糯米粉做成了绿色的小饼饼,摆在簸箕里。在外面玩疯了的我回到家看到那些小饼饼,很是新奇,抓着就要吃。外婆笑着拦住我:“还是生的呢,要煎熟才能吃”。

“那你快煎啊,我都流口水了”。

还没到做午饭时间,但看到我的谗样,外婆赶忙生起了火,往锅里倒些油,煎起了软萩粑。围在灶台边的我,眼睛一直盯着锅里,看着软萩粑慢慢变着颜色,膨胀起来,松软起来,等待的时间漫长而又欢欣。

终于,外婆夹起了一个焦黄中带着绿色的软萩粑给我,我顾不得烫,大口地吃了起来,一个粑下去了,外婆问我什么味道,我竟是话答不出来,眼泪烫出来了。

“她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一旁的小姨接过了外婆的话。

也没人跟你抢,慢点吃,外婆又递给我一个。这次,我才改变了吃相,慢慢地品尝着,糯米的滑软,夹带着野菜的清香,还有芝麻馅的香味,不油,不腻,让味蕾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那时候并不知道用这样的词)。

回家后,把软萩草洗净、捣碎,凭着依稀的记忆和网上搜集的方法,把捣碎的软萩草和糯米粉兑温水揉成面团,加些腊肉芹菜馅,在锅里倒些油,用小火慢慢煎着。

女儿一如当年的我,吃得连连叫好,除吃了我给她预定的数量外,把我准备留给朋友尝试的指标都给占了,还问我下周还能不能再去采软萩草。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返回顶部
[上一篇]致敬爱的父亲 [下一篇]游天堂寨日记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我和福白菊有个约定
·致敬爱的母亲
·惠兰山 心中的惦念
·寄情凤凰山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捻梅为魂
·相约黄梅
·又见初心